rooty_

【翻译】甜+短文_Endings and Beginnings (肖根/Shoot)

一看到ROOT这个名字就会激动………ORZ

tianshengqs:

这才是正剧,哼,就这么任性。


Shay_shipshoot:



Endings and Beginnings




  




作者:StyxKid287 (已授权)




@原文地址




*提要:




离开纽约前的这次行动很有可能就是自杀,他们对此都有所觉悟,这次跳出来的号码,似乎属于他们自己。




or




POI本来就该这样收尾




 




现在的局势对他们非常不利,他们被Samaritan派的十多个训练有素的特工困在了一个废弃的仓库里,至少按理说这应该是个废弃的仓库,只不过Samaritan的主服务器都放置在这里。




他们现在束手无策,即便他们能把消息传出去,那些能搬来的救兵要么已经战死,要么就是距离太远,远水解不了近渴。




Shaw朝Reese和Finch那边看了一眼,两人在她右边,用一堆箱子作掩护,Harold还紧紧地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仿佛那比他的命还重要。




John想办法阻止了他自杀性的行为,说服两人和他一起发起对Samaritan的最后一击。他们从纽约带上了所有的装备,和那些要为了Elias复仇的特工一道,来到南非袭击Samaritan的总部。




 




Shaw早就迫不及待地想带他们回到之前困住自己的那个监狱了,她要报仇,为了自己,也为了Root。




Root。




那个人永远地离开了。Shaw一直克制着自己不去想Root,不去想那些不断上涌、让她烦躁不安的念头和感情。可是,在交战的过程中,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人的名字,Root。




她本应站在这里,跟他们并肩作战。她绝对不会缺席这么刺激的一场战斗。可现在没有了她,所有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实。她本该站在这儿,一手一把枪,对着Samaritan的特工开火,喋喋不休地说些不合时宜的情话。




但是她不在这里,她已经死了,葬在一块连名字也没写的墓碑下。




 




交火持续了半个小时,双方都疲惫不堪,弹药几乎耗尽。




但是,通向Samaritan服务器的门打开了,新的特工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冲进来,而对于他们来说,那几个忠于Elias的特工,就是他们全部的帮手,之前的战斗中他们已经损失了很多人。




离开纽约前的这次行动,很有可能就是自杀,他们对此早就有所觉悟。终于,这次轮到他们自己的号码跳出来。




Shaw刚刚用完了弹匣里的最后一轮子弹。








突然,仓库南面的窗户被击得粉碎。烟雾弹丢了进来,挡住了双方的视线,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Shaw冲Reese递了个眼神,“什么情况?”Reese耸了耸肩,跟Harold说了些什么,只见Harold也摇了摇头。




烟雾弹抛进来后,两边都停止了交火。




所以,当枪声再次响起时,每个人都心头一震。




Shaw透过她藏身的箱子,小心翼翼地朝外看去。




几个全副武装的人,看起来像是雇佣兵,在烟雾里收割着Samaritan特工的生命。解决了最后一个特工之后,那个领头的冲他们打了个手势,让他们停手。然后转过身,看向Shaw这边。








烟雾渐渐地散开了,那些雇佣兵取下了防毒面罩,那个领头的人也把自己带的面具取了下来,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




“ROOT?!”




Shaw的脑子里闪过了太多的念头,她的身体却早已先一步做出了反应,她发现自己正向Root走去。狠狠地给了Root一拳,直到这时,她才能发出声音。




“你怎么,Root?!大家都以为你死了!机器也以为你死了,她开始用你的声音跟我们讲话!我…我也以为,你死了。”




最后一句话里,带着微不可察的颤音。她发现自己再聚不起一丝怒气。从接到Root的死讯那一刻起,那些她一直在努力回避、快要将她生吞活剥了的感情和想法,终于,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了。




 




“好吧,我确实该挨这一拳。”Root揉着她的下巴,尽力冷静地解释着,“很抱歉,Sameen,我必须得这样做。我得消失一段时间,不能让Samaritan知道我在哪。这就意味着我得瞒住你们所有人,包括机器。”




Shaw可以理解Root的做法。她的确不喜欢被骗,但是她明白Root这样做的原因。




她看了看Root身后站的那些雇佣兵,这些人看起来都非常专业、训练有素,这肯定花了Root一大笔钱。




Root为了救他们花了一大笔钱雇来这些人。




没有了最开始的震惊和愤怒,Shaw现在只感到如释重负。




Root还活着,Root就在这里,好好地站在她怀里,准备好和他们一起彻底击垮Samaritan。整个世界对她来说终于不再是慢动作回放的默片,从Root离开的那一刻起,Shaw觉得自己第一次又有了知觉,可以继续前进。




她所能做的只是向前一步——




 




在Reese和Finch看来,这一吻和他们当时在股票交易所看到的一模一样。




Shaw环抱着Root,紧紧地抓住她的防弹背心,用尽全力地吻着那个高挑的女人。但和上次不同,这一吻之后,等待着她们的不是长久的生离,而是死别后的重逢。




她们吻了太久太久。久到Harold不得不清了清嗓子,提醒两人停下来喘口气。








“很高兴看到你还活着,一切安好,Groves女士,不过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




虽然被打断,Root脸上的微笑还是显示了她的愉快。她在Shaw的额头上最后落下一吻,换来了那个小个子几声不满地嘟囔。




“我也很高兴再见到你们,Harry,我雇的这队人带了充足的弹药,还给伤员带了急救箱,他们会很乐意护送我们下楼的。”




Root打了个手势,两个雇佣兵开始给伤员做简单地处理,其他人跟着Reese走出门,走向地下室,他们都重新装满了弹药。




Shaw正打算加入他们,这时Root拉住了她。




 




“我有话要跟你说。”




“等一会儿不行么,Root?我们正在最要紧的时候呢。”




“一分钟就行,我保证。”




Shaw叹了口气,不情愿地扭过了头,却发现那个女人单膝跪在地上——








“为了今天的计划,Sameen,我想了很多。世界上总有太多的意外会出现,此时此刻也不例外,我们都不能保证自己可以活着走出这里。




所以,我在想,如果我们真的成功了呢,再也不用担心Samaritan,我们几个会怎么样?我们两个会怎么样?




我们浪费了太多时间,Shaw。即便万劫不复,我也要找到你。离开的时候,我对自己发誓,等到回来之后,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放你走,我不会再放手。




所以,Sameen Shaw,你愿意嫁给我么?”








Shaw早该猜到这件事的,她一直知道Root总能挑出最煞风景的时机做最煞风景的事。




这是Shaw第一次低下头注视着Root,虽然她从来没说过,但是她喜欢这种感觉。




外人看来,Root大部分时间都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但是注视着Shaw的时候,她的目光永远都是干净而坦诚的。她的眼神总会最真诚的反应她的想法,而现在,那双眼睛里装得满满的都是恳求。




Root的求婚就像是一场赌博,她的双眼在祈求Shaw的首肯。








和大多数女孩不同,即便是父亲出车祸前,Shaw也从来没有幻想过要嫁给谁。嫁给一个男人,生一群孩子,养一条狗,住进一栋有白色篱笆围绕的房子……这些事对她来说根本没什么吸引力。




好吧,她的确幻想过养条狗,但是其他的事情在她看来简直无法忍受。




可是Root是如此的不同寻常,嫁给她也绝对不会让她感到窒息。Root不算感性,也不粘人,她理解Shaw,也愿意给她一定的时间独处。




她很性感,枪法也不错。老实说,嫁给Root几乎是一件完美的事,所以Shaw觉得自己只有在脑子秀逗的时候,才会拒绝说——




“我愿意。”




 




Root马上站起身来,吻住她未来的妻子。这和电影里那些拖踏而又黏腻的吻完全不同,Shaw的大学室友一向跟喜欢那种吻戏。




但是她们两人的吻更加坚定,像是一个承诺、一种契约,是彼此起誓将要共同信守的诺言。




两人的唇分开时,Shaw的手环在Root的腰间,额头相抵。








“你最好别跟我抢被子,”Shaw假装恶狠狠地低声威胁着Root。




Root笑了起来,把她拉得更近,“已经开始想蜜月了么,Sameen?”




“可能吧,但是你不是应该先给我个戒指什么的么?”




“Well,我知道你对珠宝没什么兴趣,所以我准备了这个代替戒指。”








Root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项链,上面挂着两个军牌,军牌上都裹着橡胶的消音套,防止他们撞在一起发出响声。她轻轻地把项链系在Shaw的脖子上,Shaw用手摩挲着铭牌上的字,上面写着:








Shaw




S.  AB型血




284 36 7159




美国海军陆战队




机器




 




Groves




ROOT




536-78-9201




O型血




机器




 




Shaw有些语塞。




一开始她还在想,Root是怎么查到她的信息的,但是很快就把这个问题抛在脑后。Root天生就是这样,一旦她有了目标,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她,何况只是ISA密封档案而已。




“我想,如果哪天过的很糟,这两个军牌也许帮得上忙,不管是你想我的时候,还是你分不清模拟和现实的时候。我也有一样的两个。”




Root从衣服里拉出她自己脖子上的项链,上面挂着两个一样的军牌,静静地躺在她的胸口。




 




她递给Shaw一把装满子弹的枪,然后拉住她的另一只手。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好玩的事不能都被那些男的给占了,我是等不及去见Greer,然后在他的脑袋上留个枪眼了。”




Shaw忍不住笑出了声,紧紧地跟着Root,跑向地下室,跑向充满未知的未来——




如果她和Root之后都可以这样过下去,结婚,其实听起来也不错。




 




尾注:写这个故事让我纠结了两个星期。











译者按:好啦,还是忍不住手痒上来翻了一篇短文。




蛮喜欢这篇文的(死死抱住“我根不会死”这面大旗不动摇)




超喜欢【Alive - Sia】那首歌,简直就像是为了肖根写的









评论

热度(131)

  1. 萧亘Shay_ship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Shay_ship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