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ty_

【肖根】玫瑰与枪

Sasori-蠍子:

熊抱一个~!!!


啊哈哈,欢迎归来~~~这篇军锤肖根终于等来了~~~


待ってましたよぉ!!!!!(๑•̀ω•๑́)و




根妹这要因公徇私撩锤的节奏啊,啊哈哈~~


Elroy:



 标题:玫瑰与枪(Chapter 1)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根肖

 


 等级: G

 


 特殊题材警告:军队AU。连载。HE预定。 @Sasori-蠍子 

 


 作者的逼叨叨:别问我为什么比平时少。考试+各种检测。心累。我需要写点东西消消愁。拒绝接受现实。拒绝出坑。

 



 


Aurora 1(极光)

 



 


一望无际的沙黄色土地上,强风阵阵袭卷而过,半人高的尘土被抛起来,奋力朝着风过的方向扑去。恶劣一词已不足以描述这环境的可怕。从高处俯瞰过去,这里一棵树一丛草都没有,仿佛就是一片沉浸着死亡气息的黄色死海,陷入其中就再也无法获救的那种。

 


在大片大片的沙黄色之中,有几辆显得风尘仆仆的吉普车颠簸着列队行进,引擎发出的轰鸣声在空气中回荡,成为这片死地唯一的声音。车队沿着一条狭窄的实路缓速前行,远远看去就像是想要努力割开沙漠的黑色小虫。

 


越过沙漠有弧度的地平线边沿,在吉普车前进方向的尽头是数十座集散不一的帐篷和人工简易设施,看上去就像是座原始落后的小小城镇。在那小“城镇”的不远处就靠着也许是这沙漠之中唯一一个小型湖泊。

 



 


“Fall in!”

 


就在这看起来简陋到只能勉强被称为临时驻扎地的军事基地中,戴着美军贝雷帽的高壮男人高喊了一声。

 


一群士兵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就从周围的帐篷里小跑着钻出来集合。

 


男人在列队完毕的数十个军人前面来回踱步,他扫了一眼对面的士兵们,满意的表情溢于言表。

 


“At ease.” 一阵轻微的响动,昂首挺胸的士兵们无声地放松了自己的站姿。

 


“女士们,先生们。上头终于想起我们这群人的死活了。就在今天上午,六车物资平安抵达,从今天开始,我们再也不用吃那些该死的发酵面团了!”

 


随着他粗重话音的落地,那群抬头昂首的士兵们中,有几个年轻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奋神色,但是很快就在一片寂静的肃穆环境下被主人压了回去。

 


“Captain Groves亲自指挥押送了这次的物资,同时也是将军指派过来,我们的新任指挥官。”男人的眼角瞄到一个朝这边走来的身影,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自己当先啪地一个立正:“Attention!”

 


军靴撞击后跟发出清脆的声响,数十个青年站得笔直。轻柔的女声从旁边传来。

 


“嗨。”略带调侃的问候里泛着细微的颤音,温柔的语调、辨识度极高的声音。等等——

 


女的?

 


有几个年轻人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似的眨眨眼,甚至有个人条件反射性地转过头去。

 


“Samantha Groves,战略司令部214特遣部队,军衔上尉,上午好,小伙子们。”女人扎着马尾辫,站到青年们的面前,朝他们露出一个毫无威慑力的笑脸,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懒洋洋的气质,甚至连军人基本的站姿也被她站得十分随便:“报个数吧。”

 


从一到十一,十一位身强体壮的男青年在报完数之后就神色倨傲、肆无忌惮地开始打量面前这个长着漂亮脸蛋的女军官。如果你也是个军人就会明白,这种环境艰苦的沙漠死地几乎可以说是男人的天下。这里缺水少粮,昼夜温差极大,时不时还会有携带大量沙粒的狂风肆虐。在这种条件下,不管你是否愿意承认,女人都会在种种方面显出劣势。更别提这些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的家伙们是被派来驻扎在第三世界动荡国家边缘,前来对抗恐怖势力的特种部队——或者你想说维和部队也可以。

 


“十二。”强有力的沙哑声音沉沉地传出来,就在前面那些青年已经开始用火辣辣的眼神盯着面前的女性指挥官的时候。那声音低沉迷人,充满引人遐思的女性魅力,在一瞬间就吸引了Groves上尉的注意力。

 


“Well,”她转过头,对着声音的来源望了一眼,却没有看到发出声音的人:“十二号,向前一步走。”

 


一位身着迷彩,身材娇小的军人按照Groves上尉的指令往前迈了一大步,然后立刻立正,军靴的后鞋跟撞在一起,发出有力的声响。

 


Groves挑了下眉毛,歪起嘴角的那张笑脸配合长着大大眼睛的那张脸看起来有点奇怪,但是又奇怪地相当合拍。

 


“名字。”

 


走出来的女性士兵身材不算很高,长发束成马尾扎在脑后,带沿军帽在烈日下投射出一片阴影。高挺的鼻型和紧抿的嘴唇轮廓从阴影里扎出来了似的显眼,以一种极为锐利的方式展现出了它们的美。“Sameen Shaw. ”

 


Groves上尉将手背在身后,即使是踩着高帮军靴,那双也及其显长的腿迈动几步,溜达到Shaw的身边停住。她微微折起身子,仔仔细细从一个舒服的角度将Shaw那双被阴影遮住的眼睛打量了几次后笑了:“Well,Shaw,at ease. ”她说道,然后转身朝着之前那个提醒魁梧的指挥官嬉笑:“我以为以后就得跟你们一起吃苦了。没想到还有个女孩儿在这儿,真是出乎我意料的好事。”

 


原指挥官看起来不知道要以什么表情、什么话来回复她,一时显得有点僵硬冷漠。但是还好Groves上尉并没有在意他“不尊重上级长官”的反应。她只是自顾自地从队伍中“一号”的位置开始,绕着每位军人走了一圈,从上到下打量一圈,抽出他们的军籍牌,念了一遍每个人的名字,然后帮他们整理了一下衣着上的小问题,或者就拍拍他们的肩膀;偶尔遇上忍不住与她有了眼神交流的士兵就朝他们微笑一下。

 


到Shaw的时候,她伸出两只手,帮她把戴得偏低的帽子整了整。Shaw任她对自己的衣着做手脚,身体绷直,两脚分立双手背后,站得一动不动稳如泰山,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专业。”她轻轻说了一句,把声音压得更低,大剌剌地站到Shaw面前,遮住她视线,强迫性地让她与自己有了眼神的交流:“我最钦慕的品质。”

 


Shaw瞪了她一眼。

 


她咧开嘴笑:“都是女孩,be nice. ”

 


Shaw把眼神往上抬了抬。

 



 


结束了与每一个人的见面后,她踱回原处,把大拇指插进外衣束着的腰带里。

 


“Fall in. ”她的声音小到只要稍稍有点分神就会听不到。

 


站出队列的Sameen Shaw后退一步回到队列并迅速和其他队友保持一致。

 


“Attention. ”她又用那蚊子哼哼般的声音嘀咕了一句,扫了一眼已经整齐列好队的士兵们,她挑了下眉毛:“对于上级指示,我不想多说些什么。你们都懂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给你们一点建议,或者说监督。纪律问题我就不再强调了,离那些可怜的本地女孩儿们远一点。想想你们的将来,如果你们不想看到在日后某一天,你们的城市新闻上突然报道说有个身分不明的混血儿死在寻找维和爸爸的路上,就最好理智一点。如果让我知道你们谁私下里做了不该做的事,”这位上尉的态度看起来和应付差事别无二致,她随意地从腰间枪套里抽出手枪朝几个人晃了晃:“这个就是我会给你们的奖励。我们这没有第二次机会,所以你们最好从现在开始就好好听我的。”

 


说完,她最后扫了一眼十二位年轻人。

 


“好了。排队去领取你们的物资。”

 



 


————电梯间————

 


各系列转接传送站

 


————电梯间————


评论

热度(200)

  1. bearElro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