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ty_

White Lie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

虚月终华满:



先是一点碎碎念,大家觉得啰嗦可以直接跳到正文。




我追POI很晚,第五季开播前,看到的肖根同屏只有509和510,所以很羡慕很早就发现了这部剧,陪伴走过全程的前辈。




虽然对肖根的结局不满意,但是我却很难否认肖根走过的一路有多吸引我,天雷地火的陪伴,只有一个人能听到的被放大的声音。




这段感情的缔造者都不是完美的,但这段感情太完美了。




真的太完美了。




不管会不会有衍生剧,我都会说,此生不悔入肖根。




她们教会了我很多,也许无关爱情,只关理解与陪伴。




正剧结束了,但同人将继续产药。




同人的世界里,肖根是HE。




肖根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希望你们看得开心。




———————————————————————————————




 




Shaw其实不怎么喜欢穿皮衣,不论开枪还是打人都有点限制动作,她也不明白为什么Root会喜欢这种衣服,除了那件她不知道Root是否真的拥有的红色衬衫,她也挺嫌弃女人衣柜里的各种衬衫。她行事干脆利落,T恤是最适合她的服装,但最近她会下意识地在出门前套一件皮衣,再看一眼监控。




 




她不知道为什么。




 




苹果这种水果,也不符合Shaw的口味。太多汁了,吃完之后手上可能会黏答答的。更何况她是牛排至上主义者,吃苹果既无法满足她的胃口,也不贴托她的风格,但最近她买了许多红苹果,还在桌子上摆了几个。




 




她不知道为什么。




 




她甚至买了指甲油,黑色的。Sameen Shaw是个与指甲油无共同语言的女人,她的手指干净清爽,带着硝烟的味道,为了枪械而生,Shaw会把玩BlaserR93或者是MP7A1,但她的手上唯独不会出现两种东西,6.5毫米子弹和指甲油,但她却一下买了3瓶黑色指甲油。




 




她不知道为什么。




 




她真的不知道。




 




 




 ——————————————————————————————




 




 




Shaw走在纽约的大街上,她有点饿了,Bear恰巧又没了狗粮,她打算今天就带着Bear在外面吃。




 




距离AI大战已经有两个月了,人们依旧忙碌,不会知道有人献出生命来拯救懵懂中险些失去一切的他们,Shaw不知道Harold去了哪,她大多时候独来独往,偶尔会找Fusco要些号码的信息——TM回归正常后,号码也开始一个一个蹦了出来,纽约从不缺乏犯罪,但现在纽约的罪犯们提防的对象从西装男变成了那个牵狗的女人。




 




仿佛一切回归平常,只是少了些什么。Shaw唯一难以释怀的事就是她没能找到Root在哪,曾经那个女人对世人而言是一个虚假的影子,离开之后她也没能留下真实,除了她的声音。




 




Shaw已经对TM的声音有了免疫,她会忽略听到那种熟悉的调情语调时心中的异样,TM告诉Shaw自己可以换种声音,但是她拒绝了。




 




她想Root应该是喜欢这样的,这样强大的上帝化成了她的模样。




 




更主要的是,尽管Shaw不想承认,但她确实思念那个女人的声音。她在一次次电话响起的时候麻痹自己,但又要同时警醒她已经离开的事实,她需要一个幻觉——一个陪伴,但她又不愿意让心中Root所在的位置被任何人或者是机器侵染。




 




TM提议过Shaw买一个VR眼镜,99.6%的相似度可以让Shaw在模拟中与Root重遇。但是她拒绝了。




 




何必。




 




 ——————————————————————————————












Shaw喝了一点酒,借着纽约的夜风散散身上的酒气,街边的公用电话响了起来,Bear蹭了蹭她的裤脚,她走过去接通了电话。




 




“你能听到我吗?”




 




“能。这次是谁?”




 




TM报了一连串的单词。




 




“Samaritan已经完蛋了,你知道你可以直接报号码的对吧?”




 




Shaw觉得她应该是喝醉了,平时她没那么多的话。




 




“小心点总是好的,Sweetie.”




 




Shaw仿佛一下清醒了,她皱了皱眉,觉得哪里不对劲,“Wait...Hello?Hey——”




 




电话已经挂断了。




 




 ——————————————————————————————




 




“你这一天就在忙活这个?”Fusco走进Shaw公寓的时候,诧异地看到一地散落的照片。




 




“这是这次的号码,Dean Gunnarson,低调的百万富翁。”Shaw从架子上拿了两把枪,“他订了两张去大溪地的机票,明天出发。”




 




“一个人订两张?”Fusco翻了一下Shaw放在桌子上的资料,“你叫我来是干嘛的?不是罪犯没有前科,NYPD的存档你一手就能拿到了。”




 




“他要带着他的未婚妻,Midra Ashmore,去那里度假。”Shaw递给Fusco一张照片,胖胖的警探立马睁大双眼,“她——”




 




“我知道和我长得很像所以闭嘴Fusco。”Shaw翻了个白眼,“相信我,TM坚持你要与我同行的,我要你带行李你带了吗?”




 




“绝对带了换洗衣物啊!你要是早和我说去大溪地我就带上泳裤——”




 




“等等,”Shaw难以置信地看着Fusco,“你带枪了吗?”




 




Fusco的声音一下降了下来,“你是说出远门,也没说出任务,我就带了……”




 




“算了。”Shaw头疼地从架子上拿了一把手枪给警探,“拿着吧Fusco,别说话了不然我会忍不住突突你的。”




 




 




 




 ——————————————————————————————




 




 




“Fusco人呢?”Shaw在自己的房间里问TM,“他从下飞机就没影子了,你有给他另外指派任务吗?”




 




“Lionel有他的任务,放心,Shaw,我与他保持着联系。”




 




Shaw点了点头,从行李里把枪和电脑拿了出来,手指在键盘上敲击,一个窗口蹦了出来,她隔壁的房间里,一个身材玲珑有致的女人在房间里徘徊。




 




“见鬼。”Shaw盯着Midra那张与她及其相像的面孔,忍不住嘟囔一声。




 




Midra正在打电话,看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和Dean通话。




 




“你怎么还没到……”




 




“明明你带我来度假却不见个人影……”




 




“礼物……”




 




她挂了电话,脸上挂着恋爱中才有微笑,“礼物不好我就不原谅你。”




 




Shaw在屏幕这边白眼都快翻上天灵盖了,与其听这种这种腻腻歪歪的对话,她还不如吃牛排。




 




“打晕她,Shaw。”




 




TM突然说道。




 




Shaw抿了抿嘴,拿了一把枪就走出了房间,敲响了隔壁的房门。




 




“谁?”Midra在房里问道。




 




“客房服务。”Shaw回答说,Midra闻言打开了房门,立马迎来一个拳头。Shaw把晕了的Midra拖到浴室里,关上了门,舒了一口气,“想打你很久了,顶着一张和我这么像的脸,居然这么喜欢发嗲。”




 




Shaw还没来得及放下枪,这一间房的门又被敲响了。




 




“谁?”Shaw举起枪靠近门口。




 




“客房服务。”门口的人回答道,听声音像是有两个女人。




 




Shaw把枪藏到了身后,慢慢打开了房门,一束花差点顶到她额头。




 




“Honey,Surprise!”




 




两个女人一个人小心翼翼提着一件白色的婚纱,一个人一手举着捧花一手拿着化妆盒,疾步冲进了房间里,Shaw被她们拽到椅子上,手里被塞进捧花。




 




什么玩意?




 




她刚想发作TM的声音就想了起来,“Shaw,冷静,你现在是Midra Ashmore,这个身份会让你很好的避开Dean的保镖。”




 




“天呐Midra你穿上这件婚纱会美到让人升天的,快试试!”其中一个女人把婚纱递给Shaw,把她推进卧室,“愣着干嘛快穿上!”




 




Shaw拉着一张脸进入了卧室,“我和那个女的到底多像才能能瞒过她的未婚夫?”




 




“外形相似度达95%,但你需要在行为上稍微改变一下,Shaw。”




 




“改他个混蛋!他们不是来度假吗这婚纱是怎么回事?!”Shaw对着TM低吼道,那两个女人的香水呛得她想打喷嚏。




 




“这是Dean给Midra的礼物,Shaw,他要求婚。”




 




“你真的想让那个我穿上这件婚纱吗?我绝对不会拿那束捧花的,我发誓!”




 




“Shaw,穿上吧,任务需要。”TM在耳机里温柔的回复,Root特有的音线加上TM对Shaw性格的把握,她知道用什么语气让特工服软。




 




“以后再有这种号码,我不会再救的,你让Fusco穿婚纱吧。”Shaw咬了咬牙,任命地穿上了婚纱,令人意外的是Dean给Midra这种明显有公主病的女人订的婚纱居然出乎意料的素雅简洁,而且……合身。




 




“这绝对不止95%的相似。”Shaw忍不住吐槽道,外面女人敲门问她,“Honey你穿好了吗时间紧急——”




 




在接下来的3个小时,Sameen Shaw忍受了在她看来最惨绝人寰的折磨,两个女人大呼小叫的同时在她的脸上添加化妆品,她们把她的头发散开,吹风机的声音轰得她头疼。Shaw在裙下扣着枪柄,耗尽此生最大的耐力不去开枪。




 




“这绝对是我最想念自己还能滥杀无辜的时候,绝对。”Shaw咬着牙对TM说。




 




“Honey你在对谁说话?哦算了快看看你,天啊你太美了,我要流泪了我要流泪了!”两个女人又哭又笑把全身镜推到Shaw的面前,Shaw抑制住翻白眼的欲望,转头看向镜中的……




 




Shaw愣住了。




 




她都不确定镜中人的是不是自己,白裙拖曳至脚踝,没有蕾丝和其他繁琐的装饰,简单而大方,头发被放下后少了冷硬多了风情,完全是她的另一个版本——不过当然不是像Midra那种做作的小婊砸的版本。




 




Sameen Shaw知道自己很美,但她还不知道自己可以美出这样一个新高度。




 




她在两个女人收拾东西在镜子前多瞄了几眼。




 




嗯,果然她是更好看的那一个。




 




Shaw转身看到那两个女人,终于松开了手枪。




 




算了,原谅你们了。




 




 




 ——————————————————————————————








 




“你在这干嘛,Fusco?!”Shaw在看到Fusco的一瞬间几乎暴走,她轻易混过了礼堂门口的保镖,原本以为Dean就在里面,谁知道一进来看见了一下飞机就不见人影的警探。




 




这本来没什么。




 




但是她现在穿着婚纱啊艹!




 




Fusco在Shaw几乎要杀人的眼光下咽下了自己的问题,几乎是哭号的回答,“我发誓我不知道,是TM叫我来的我完全不知道要干什么!!!”




 




“你最好给我个解释!”Shaw在空旷的礼堂里对着边角的监控器吼道,“别想装傻!”




 




“转过头,Sweetie,你要的解释。”




 




Shaw突然僵住了,脑子里飞过的一个猜想让她浑身的血液几乎都要沸腾,走到这一步,如果她还以为这是一次拯救号码的任务那就真的是智商下线了,TM策划了这一切,她说了解释……




 




Shaw机器人一般转身,一向行动敏捷的特工觉得此时身体都不属于自己了。




 




你最好别骗我——




 




“汪。”




 




Bear?




 




Bear?




 




BEAR?




 




这是你她妈给我的解释,让Bear给我解释吗?




 




解释个啊!




 




在Shaw发怒前Bear从地上衔过一个小盒子,跑到Shaw的身边,用鼻子顶她的手,让她接过。




 




Shaw打开了盒子。




 




里面窝着一枚精致的戒指。




 




戒指上刻着字:




 




Samantha Shaw




 




Shaw的喉头突然哽住了,她盯着那枚戒指,太过入神以至于她没有看见Fusco见鬼一般的表情,和Bear摇的越来越快仿佛螺旋桨一样的尾巴。




 




“我觉得有Bear的帮忙,也许你更有可能原谅我。”那个人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没有电磁干扰的杂音,清晰而真实。




 




Root站在Shaw的身后,一袭婚纱,明明是笑,棕色的眼睛里却凝着水光,“Did you miss me,Sweetie?”




 




Shaw没有说话,她只是注视着面前的女人,一言不发。




 




她是在呼吸的。她的心脏是跳动着的。她说话的方式是TM没有办法模仿的0.04%,




 




她是真真切切,鲜活的存在于她面前的。




 




Shaw抽出了自己的枪,低头看了看枪,过去的日子里她有太多次午夜梦回的欣喜,紧接的失望让人窒息,她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被麻痹太久的幻觉。




 




“没错,我也很开心,Sameen,但你能不能先把那玩意放下?我的枪是抢来的,保险好像有问题,我不想再拿枪指着自己下巴的时候意外地崩掉了自己的脑袋。”




Root走进Shaw,从她手里接过那把枪,连带自己手里的枪一同甩到仍处于呆滞状态的Fusco的怀里,她歪着头向着Shaw笑了笑,是那种熟悉的笑容,“你也不想这种事发生的,对吧?”




 




她看着仍然不言语的Shaw,握住她的手,置于自己的心脏处,“Sameen,你说一句话好不好?”




 




Shaw的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未发一词,她只是一下扣住Root的肩膀,带着亡命之徒般的不顾一切,狠狠地吻上了女人的唇——柔软,温润,形状美好的唇。




Root的嘴唇被Shaw咬破了,鲜血的味道在唇齿间流动,但是Shaw根本不在乎,她只在乎,这是真实的。




 




Root安抚性地抚摸着Shaw柔软的头发,她能感受到Shaw身体抖动得厉害,她深呼吸的声音里是另Root窒息的不安与脆弱。




 




Root无法忍受看着她的Sameen展示出这样的脆弱,因她而生的脆弱。




 




Fusco已经牵着Bear出了礼堂,把空间让给她们。Root把Shaw抱在怀里,她一直在重复一句话。




 




我很抱歉,Sameen。




 




“给我一个解释,Root。”Shaw突然推开了Root,转过身背对着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她的眼睛没有红。




 




才没有。




 




“Sameen——”




 




“你现在就说,不然我马上走人。”




 




“好的我被狙击手射中了重伤但这是我和TM商量好的我们需要Harold做出改变但是我确实没死TM让极客三人组把我带到瑞士养伤同时一起解决Samaritan的问题但是我确实也是伤重所以到现在才回来我怕你生气所以先和TM出了一个招你原谅我好不好为了找到一个面容和你像的人我做了好长时间的人脸识别模型Sameen~”Root用小狐狸式的可怜水眸凝视着Shaw的背影,“原谅我嘛~”




 




“那这是什么?”Shaw转过身,扬了扬下巴,示意Root身上穿的那件婚纱,“还有我的。”




 




你要是敢否认,你要是敢不承认,我就走人。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Sameen,我需要一个答案。”Root突然敛下笑容,她鲜少有如此严肃的时候,Shaw猜到了她的问题,她的手心突然有点发汗。




 




“你愿意娶我吗,Shaw?”Root轻声说。




 




“我们都不是被条例约束的人,但在所发生的一切后,我想要一个真正的,不回避的答案——你愿意娶我吗,Sameen?




 




Shaw想起了TM在某晚给她的一个记录,那时她还被Greer囚禁着,地铁站里Root对Harold说的话,让她一夜无眠。




 




“即使是我这样的人也渴望一个童话般的完美结局啊。家庭纷争,煮烂的菜,一生一世一双人。怎么可以不爱?”




 




一生一世一双人。




 




怎么可以不爱?




 




是啊,怎么可以不爱?




 




Shaw叹了口气,“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受不了你,Root。”




 




Root深吸一口气,太过紧张以至于忽视了Shaw眼中狡黠的光芒。




 




“但是你就是一直缠着我,让我都有些习惯了。”Shaw笑了笑,从盒子中取出了那枚戒指,慢慢地将它滑上自己的无名指,她握住Root的手,她的手上已有一枚戒指,上面刻的是Sameen Shaw。




 




Shaw将Root拉近,她们十指紧扣,不同于上一次的凶狠,Shaw温柔的亲吻Root,吻掉那个女人眼边的泪,弥补她本以为再也无法弥补那个瞬间。




 




那个她想与Root天荒地老的瞬间。




 




“所以,Root,我只可能抒情一次,听好了:Yes,我的答案是Yes,我想要娶你,但是你别把牛排煎糊了。”




 




黑客轻轻地笑了,脸上带着一丝不自然的红晕,她猜到了Shaw知道自己说过了什么。




 




“我还以为你更喜欢Root这个名字。”Shaw问道,摩挲着手指上的戒指。




 




Root让我感到强大,Samantha让我感到真实。我喜欢强大的感觉。但在你面前,我更希望体会真实。Sameen,在你面前,我是真实的。”Root捏了捏Shaw的手,傲娇的某人哼了哼,但却没控制住唇角的笑意,“你真会说甜言蜜语。”




 




“咳,我不想打扰,但是TM让我进来。”Fusco站在门口,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Root笑着说,“当我们的主婚人吧,Lionel,感谢你做的一切,你一定要做这个见证者。”




 




Fusco愣了愣,下一秒就笑着点了头。




 




“我将带你,成为我的妻子,我生命中的伴侣,和我唯一的爱人.




   我将珍惜我们的相守,爱你,不论是现在,将来,还是永远.




   我会信任你,使你尊荣.




   我将和你一起欢笑,一起哭泣.




   我会忠诚地爱着你.




   通过最优秀的和最坏的情况下,




   无论准备迎接什么样的生活.




   无论准备迎接什么样的生活我也必常在那里.




   就像我伸出手让你紧握.




   所以我将我的生命交付于你——”




 




她们都不是信徒,但她们从未如此虔诚地祈祷幸福。




 




“天父在上,我罪恶的灵魂终将腐朽,尸骨也将荒凉,但当我坠入地狱时,请让我的爱人——”




 




Root突然改变了誓词,Shaw没有诧异地看着她,而是继续接了下去,




 




“让我与她一起坠入地狱。天堂孤独,不若地狱不离不弃。”




 




Root温柔地笑了,她握紧了她妻子的手。




 




那就让我们永不背离吧,我的爱人。




 




终于。




 




苦难过后,她们得到了相守。




 




她们会这样在一起。




 




一生一世一双人。




 




还有一只狗。




 




汪。




 




 




 




 




 【END】








*阿根改变的誓词是我在这个视频里看到的弹幕 如果我变成回忆【高虐慎点】








*阿根伪造号码用的这个名字,Dean Gunnarson:来自加拿大的世界顶级逃脱魔术大师迪恩·古纳森,历史上唯一一位获得“胡迪尼奖”的逃脱魔术师,他曾挑战过无数经典的逃生魔术,从直升机倒挂束缚衣捆绑中逃脱、漂浮于死亡之海百幕大的木箱中逃脱、从13500尺的高空下坠中逃脱……2013年于吉尼斯纪录《雷普利信不信由你》节目评为世界上“最大胆的逃脱大师”。【阿根意在指自己擅长死里逃生】








 




 




 




 






评论

热度(148)

  1. bear靖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514
  2. Joanne靖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
    甜而温馨同时有种莫名其妙的虐感510之后再无虐文π_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