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ty_

Azeroth<5>

婷婷婷停:

肖根,ABO,魔幻


作者的话:虽然作者踩的只是小单车,未成年人还是注意躲闪哈...写肉难,写肉真的很难......




正文:




       偌大的里殿里,黑色幕帘被轻轻吹起,酒宴设下的坐席和装饰已被撤得一干二净,整个大殿俨然恢复了往日的清幽。




     唯独缺了明火,以及一个醉心阅读的女王。




       剔透的褐色眼眸直直地望着顶上浮着流光的紫水玉晶簇,白皙稚嫩的双手交叠在腹上,除了胸口微弱的起伏和久久才闭上一次的大眼睛,root的身上看不出任何生命迹象。




       而另一边,地源的某个山洞里,shaw正将自己四肢上最后一个镣铐扣好。四条嵌入石壁的铁链连接着手脚上的符文镣铐,shaw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地上,深邃的黑色瞳仁里倒映着月的亮光。




       怦咚——




       平稳跳动的心脏猛的一个紧缩,没有情绪的褐色眼眸里瞬间浮起了几丝情欲,裸露在外的白皙脖颈上随之显露出隐隐发亮的符文。




       殿外,胸前垂吊着蓝色绿柱石的男人赤裸着上身,宝石在他刻有闪电纹路的胸前熠熠生辉。




      男人在蓝色信息素的包裹下缓慢地朝里殿前进,空气中愈发浓厚的粉色信息素犹如被隔离般环绕在蓝色气焰外边,两种颜色的交汇处,显现着清晰可见的分界线。


       


       "打算躲在珈蓝之心的庇护下和我交尾吗?" 女人的声音在男人踏入里殿的瞬间响起




      带着嘲讽的质问让男人英俊的脸上浮现出狡黠的笑容。




      root将头转向男人,混沌的双眼中透着嫌恶的眼神。




       "别生气,我的女王,在我进入你身体的一瞬间,你就能体会到欲仙欲死的滋味了"




     一声冷笑,root移开了停留在男人身上的视线。愈发滚烫的身体正一步步地将她推向昏厥,以至于她不得不闭上沉重的双眼,相同的无力感让她的思绪飘回了五年前的火源。




     从root决定杀死那个男人的那天起,她就没期待过善终。如果不是martine将她从两个如野兽般厮杀的王中解救出来,她或许早已成为火源炽热土地上的一个孤魂。




      男人与火源的王一起消失了,于是她成为了替代男人的 "根"。




     正如她从来不希冀爱情,她也从未渴望过得到契合自己灵魂的另一个身体。




     但sameen shaw呢?




     几乎胀破整座里殿的信息素让她不禁想起了与shaw抵死缠绵的夜晚,




      以及那只剩她一人的清晨




      root睁开了即将再次闭上的双眼,calvin正站在石床边俯视着自己。root笑着放松了最后一根紧绷的神经。粉色信息素如飓风般瞬间席卷了整个围城,紧接着下一秒,原本喷涌着信息素的里殿仿若被断了供源般瞬间恢复了常态。




    calvin震惊地看着root脖子上炽着火光的烙印,刚触碰过root身体的右手在烈火的侵蚀后不停地冒出带着血腥味的黑烟。




     "该死的女人!"




单车part: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2434055996717

评论

热度(215)

  1. 琼-飞了婷婷婷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