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ty_

【肖根】Drink number

POI百合病社:

猫子正:



又回去刷了一次How to be single, 这以瓶数定开船的桥段又色气又欢乐,于是试着代入肖根版








全文甜向








主肖根 副Reese & Zoe















「每段关系中都会存在着Drink number, 也就是你们喝多少瓶酒就一定会上床。」




不经意地想到似,Zoe勾起微笑道,悠悠的用两指尖捏着一瓶啤酒,那冰透凉的水珠正顺着玻璃瓶身滑下,她递给刚脱下黑色大衣的Shaw.








「这是一项理论?」




Carter将薯片递到嘴边,顺便对女人的说法表示疑问与兴趣。








「来自纽约酒吧台边的口耳相传啰。」




Zoe耸耸肩,听起来还真含糊但又不给予空间辩驳。








「Shaw, 妳喝几瓶会倒?」








原本只是一如往常来和这些女人们喝酒配免费的下酒菜,顶多听听她们闲聊没营养到有趣程度的闺房话题,Shaw被强迫参与讨论后倒也认真地转转眼珠想了秒,边用桌角将瓶盖扳开。








「正常时间七或八瓶,累的时候四瓶就能安眠了。」








咳啊啊啊咳嗯......Carter差些被薯片呛到不小心手抖将一整包洒在沙发上。




这女人是牛啊?她脑中的声音啧啧赞叹,对,只能在脑中想,如果说出口就看不见明天的膝盖了。








「好,八瓶。And…...根据经验,那小黑客大概是五瓶就会开始进入酒醉的唠叨模式了,所以妳们的Drink number是十三瓶。」








「喝到八瓶我连妳的衣服都能扒了。」








Shaw不怎么将结论放在心上的喝了口酒。








「我十六瓶,低于十二瓶我连自己都不碰。」








What?




华丽的是那小个子特工瞬间以一道橙黄酒液形成的喷雾来回应。




Carter这次是真的被呛到脑门发热,赶紧也提起啤酒喝了口缓缓。








只是勾起一贯风情万种的笑容,Zoe抽了两张面纸递出去。








「至少这样妳们就不用担心了,我们三个怎么喝都不可能酒后乱性。」








「我发自内心为John感到惋惜。」




Carter忍不住调侃,看那大个子的酒量应该也不差。








「噢,那不是问题。即使不算Drink number,一段关系间还是有很多其他的催情剂能让人滚上床......不过他是六瓶,也是话叨型的。」




说到那冷面男人,Zoe有著成熟色彩的脸庞似乎突然不可抗地染上了几分羞赧。












Drink number啊。




Shaw让冰凉的酒液滑过喉头,这个词在脑中停了半刻,然后便闪逝了——因为她不灵活的脑袋突然回想到一个更关键的亮点。








「Wait, Zoe. 什么叫『根据经验』?妳曾灌醉过Root?」








Shaw睁圆了棕色眼眸,质问般但又想假装自己没那么在意的压低语调。








黑客争夺战,又名今晚在谁家生根。




Carter一脸看好戏的抖动眉毛,然后抱着那包薯片盘腿坐直了身子。








「Well…...如果某人上次没忽视她在情人节时的特别邀请,我们就不会在酒吧遇到喝闷酒的小黑客了。」








难怪那天的晚餐是一片丢在盘子上、还淌着腥红肉汁的生牛排。 Shaw皱着眉心回想。




加上离开时笑得令人发寒的女人。








「嗯哼。」




Carter附和,伴随一句不经意的补充,却迎来一道恶狠狠的目光。




「妳错过了那套黑色蕾丝内衣真的很可惜。」








「What the…...妳们扒开她的衣服?」








「我们才不是那种人,Shaw.」




Zoe眨了下右眼,却让特工只想朝她脸上挥一拳,朝这两人脸上。




居然看过Root穿什么该死的黑色蕾丝内衣?








「Actually, 是她在喝完第四瓶波本酒后,自己解开衬衫、笑得一脸自信向我们展示的。」








Shaw居然克制不住脑子想像那个画面。




一脸傻笑的醉酒小疯子将衣衫拉开,露出染上粉色的肌肤、因纤瘦而浮出的肋骨和被黑色胸罩托起的小巧圆润......








Damnnnn it, Root!








「她那时一直喃喃着妳的名字呢。」








「......她都说了些什么?」








Zoe和Carter互望了眼,比起故作犹豫这两人脸上更多的是窃笑。








『Sameen是大写的idiot……』








『Sameen去跟枪结婚算了,可能只有手榴弹才满足得了她哼......』








「够了。」








正一搭一唱却被打断的两个女人露出一脸欣慰的表情,望着突然暴气的Shaw,有种年轻人打打闹闹的真爱感——虽然这精英特工和高智商黑客平常玩的都是真枪实弹。








一个很明显的事实。




纵使Shaw平常口口声声说着对感情敬谢不敏、对黑客的兴趣止于煎牛排这项技能......




但其实她总是对Root付出一般程度之上的关心。




也许本人毫无自觉,但Shaw没办法忍受那受伤的疯女人不好好照顾自己的伤口,也看不下去这忙碌的TM执行人甘愿赖在她家将一天最后的精力都拿来调情而不是休息,此时Shaw会用拳头让她晕眩,再把软呼呼的女人抬去床上丢着。








「妳们就不能聊聊其他正常的话题吗?」








「Shaw, 我还以为这是妳会有兴趣的话题。」








「Never will be.」




Shaw清晰又放重语音的念出这几个词,然后用白眼搭配了大口灌酒的动作。








大写的口是心非。




一个忍笑的表情出现在Zoe脸上,她考虑了一下要安抚这小炮仗还是继续以提起软肋刺激她。












「嘿,有人要开香槟配上等牛排吗?Come on, 今晚可是周五夜。」








此时,警探Carter打开冰箱,眸子因惊喜而发亮,她如此大声嚷道。




Zoe和Shaw瞬间从方才一个别扭和一个调侃的僵持中出神。








——刚去过Costco补货的冰箱要被吃垮了。




——有牛排!



















(-几天后-)








Root决定先去泡个热水澡来放松累了一天僵直的身子,她回头飞快的在Shaw脸上一吻,然后起身微笑道:




「Sweetie, 上次妳选过了,所以今晚我想看《Much ado about nothing》。」








耸耸肩,特工用拿着黑色酒瓶的那手抹掉了脸颊上短促的吻痕。




听片名就知道现在能睡了。








小睡了十几分钟后,百无聊赖的她还是站起来活动身子,刚吃完的两客加大牛排和薯条还没消化,话说回来,今晚可是少数时候Shaw选择来Root的住处,从她们认识以来,次数应该屈指能数。








偶尔换换口味也好。她们的关系很微妙,Shaw一般不可能让他人侵略她的私人领域,更何况像Root还很自动地打了把钥匙......但她难得最后放弃了抗议、没收与装凶狠这些小手段,因为这死缠烂打的小疯子完全不会有退缩的意思,还反而能继续用自己的话接着调情。




再加上,也许Shaw的内心其实是不介意的,看到这女人在她周围团团转。








TM小分队中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两人站在一起就是绝对的妻妻相。




只有Shaw没感觉,而Root的态度仍是每天千变万化的亲昵叫法。








她们之间有一点什么,少一点什么,心里早知道些什么。








「真是个无趣的地方......」




Shaw一面喃喃,手指滑过了电视旁的书柜,全是一些感觉Harold那老宅会有兴趣但她厌恶得皱鼻的艰深书籍。




又喝了口威士忌,用手背擦擦唇角,她的目光却刚好对上角落的铁垃圾桶,已经满了,最上头有一团皱起来的纸球。




这女人也有振笔写作的一面啊?虽然脑中有预期可能是一行行程式码什么的,但现在过于无聊的Shaw还是捡起来摊开看看。








『......Sameen, 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妳有天会明白的。 』




都说过多少次了,就算不想明白也早就记在脑中。 Shaw看向第一行便翻了个白眼。








『......如果妳离开的那一天到来,这世界留有的也不过是我没了灵息与魂魄的肉体。 』




Shaw在这一行停下了原本随意扫荡的目光,棕色眸子若有所思,想再喝口酒时却发现瓶内已经空了。








此时,一个双耳赤红的黑客冲过来抢走她手上的纸,然后撕成一把碎片,又丢回垃圾桶。




「Shaw, you shouldn’t…...」








「Root.」




Root带着不知道是羞涩还是恼怒的话语被Shaw打断了,虽然她看着这女人难得手足无措的样子有种戏谑的喜悦感。








「还有酒吗?」








这句话不着痕迹的将两人抽离原本要开始的难堪话题,至少对Root是的,所以她抿抿唇,妥协地去替对方和自己又拿了瓶酒,回到她离开前的状态。




Shaw错过了黑客唇角上的一抹失望。












「......A miracle. Here’s our own hands against our heart,」




Shaw和Root蜷缩在沙发上,看着一部虽然是现代拍摄但全片黑白的电影,男女主终于停下了互相酸涩的讽刺和傲娇的态度,将身子靠在一起读对方写的情书。




Root看得出神,除了偶尔啜饮几口酒液,剩下时间的目光都贴在电视上。








酒酣耳热的Shaw对这片子的兴趣仅存于偶尔几个嘴炮的小桥段,但坐在一旁的女人似乎很入迷,她哼了声,Root刚洗完澡的体香萦绕在鼻前,有股淡淡的晕眩感停留在她脑中,不知怎么着,她突然觉得那不坦率又爱笑的女主角像极眼前的小黑客。








又是一个空瓶。 Shaw将手伸到沙发下去捞捞看有没有新的,却又拿起了三个空瓶。








等等。 Zoe的脸可能是这辈子第一次主动浮现在脑海中,Shaw也希望是唯一一次。




三瓶......四瓶。然后她望向电视旁的矮柜,还有两个空瓶,厨房的桌上零散倒着五个,冰箱前立着又一瓶......








Shaw吞了口唾液,此时电影进入了尾声,开始拨放演员名单。








「Root.」




「It’s awesome, like you, right?」








Root转头过来看她,温和而平静的笑容表示了对电影的满意,她伸了个懒腰。








「妳知道吗......」








黑客定了目光,圆润的大眼望着Shaw,而她又拉过那纤细的手腕,发现酒瓶已经空了。








「以前有科学实验发现,灵魂的重量可能是21克。所以即使独活,妳还会瘦21克。」




Shaw的表情太过认真,还轻拍了拍那小肚腩,使得Root不知道该报以羞赧的情绪还是放声大笑。








「My darling.」




砰咚一声,酒瓶落到了地毯上。 Root捧着那特工的脸吻了上去,然后不断加深唇舌的挑逗,醉意早已弥漫在身子里的她今晚也被这小个子女人迷得欲望高涨。 Shaw放松了身子回吻,推起女人单薄的T恤——Huh, 是那件该死的、但又极致性感的黑色蕾丝胸罩,她可等不及触及下身的同款诱惑。








「I love you, too.」




Root轻柔又沙哑的呢喃贴在耳边,Shaw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心知肚明。












她们的Drink number是十三瓶。








…...And definitely have a wonderful sex.






评论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