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ty_

Azeroth<8>

婷婷婷停:

肖根,ABO,魔幻






正文:




       "watch out ,kids"   低沉的嗓音在shaw的头上响起,




      shaw有些不满地看向了这个和自己撞了个满怀的男人,刚草草结束早餐的她本来就有些上火,再加上从昨晚就没停过的焦虑,她真想篡着这个高个男人暴打一顿,




      "下次不想被撞到就别神经兮兮地站在别人身后"




      "我只是在等桌子" 披着斗篷的男人平静地回应道,俯视着shaw的双眼里透露出些许打量




     "你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吧,旁边这么多位置不坐,非得捡别人吃邋遢的桌子?" 伫在一旁的elsa忍不住声讨起来




     "我喜欢靠窗的桌子。" 男人的声线依旧低沉平稳,他不紧不慢地坐到了原本属于shaw的座位上,端起了桌上的菜谱细心地看了起来




      shaw不耐烦地摇了摇头:"走吧,elsa,没时间浪费在这里了"




      "神经病..." elsa落下一句便紧跟上shaw的步子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宽大的手掌撩下了头上的斗篷,灰黑相间的短发顿时显露出来,高高的眉骨将他的双眼衬得深邃,细长的鼻梁和略薄的嘴唇则透出些许淡漠




      男人有些失望地放下了菜谱,眼神扫过shaw留下的残羹冷炙,




     "这孩子怎么竟吃些低俗的肉食......"






**






      如果不是有些心急,shaw大概会好好欣赏一下雷源的景致。




     与地火两源不同,雷源并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的围城,所有的人都居住在由径流包围贯穿的王城里。且不说这广袤无垠的沙漠上为何能有一大片绿洲供雷源建城,单是满源的径流里都被灌输了雷电这一点就足以让shaw目瞪口呆




     环绕王城的径流在入口处注入了八歧大蛇的巨型雕塑里,八个张着血盆大口的蛇头哗啦啦地吐着雷水。带着雷电的水流交织成两片小型瀑布分布在宽敞的石桥两旁,雕着符文的石道径直地通向城内




     "你们雷源的人就不怕被这些灌了电的水电死么?" 




     shaw一边忍受着路人投来的奇异眼光一边发问道,酒馆里那些赤裸着臂膀的大汉们甚至还朝她和elsa吹了口哨,shaw有些惊讶地发现,与地火两源相比,alpha在雷源似乎占据了更大的比例




     "不仅我们不会被电死,你也不会,受过雷源的人帮助激活过信息素的人都不会" 




     elsa嘟着嘴,语气不但没有平常的活泼劲,还闷得好似憋了许多委屈




     "我很感激你教我怎么操纵雷电,elsa,但你和你哥哥是两码子事,而现在唯一能确定真相的方法,就是你带我进雷狱"




     "或者我们可以直接去王宫找哥哥问清楚" 倔强的语气依旧不屈不挠




     紧跟在elsa后边的shaw一把拉回了赌气的elsa,"听着, 在没有确定真相之前,我们不可以去找你哥哥。现在要么你带我进雷狱,要么我随便揍这街上任何一个盯着我们的色鬼 ,然后让你们雷源的士兵把我送进去"




     elsa甩开了掐疼自己胳膊的手,记忆中的shaw从来都没有这么鲁莽过,而现在,她竟然为了莫名其妙的梦境和一些道听途说的谣言要把自己往骇人听闻的雷狱里送,




     "你是不是喜欢上root了?"




      突如其来的问句让两个人都吃了一惊,紧接着shaw感到可笑地撇了撇嘴,




     "我才不会——"




     "那你为什么要冒险去雷狱找她,就算我哥哥真的把她关在雷狱,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我必须让她被标记......因为某些原因" 




     elsa的质问让shaw变得有些疑惑起来,当她反复做了几次噩梦后她几乎没怎么多想就决定要来雷源找root,而现在......




     "我都说了,哥哥和samantha殿下消失的那晚就是samantha殿下要被标记的日子"




     【一语中的,在山洞里毫无反应的身体似乎也已经印证了root被标记的事实,那么自己现在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呢?】




     shaw晃了晃脑袋,"你都说了那个女人可能会通过噩梦来向我传递信息,我要是不去雷狱找她,难道要被她折磨死?"




     "还有, 我比较喜欢亲眼确定事实" 




      shaw边说边攒紧了拳头,要知道,在旁边看戏的好色大汉可不少,而她和elsa耗下去的耐心也正好到了极限




     带着杀气的笑眼刚暼向旁边的大汉,elsa就拉过了被shaw压得咔咔直响的手,"fine,但是我们还是要去王宫,我可不想看见底层那些恶心人的场景"








**






       幽暗的长廊里突兀地响起了两个急促的脚步声,elsa有些害怕地紧贴着身旁的人,而shaw则紧缩着眉头,心烦着这个不论哪个陆源都有的阴森狭道。就现状来看,人们口中的雷狱实在有些名不副实,直接从王宫的密道抵达雷狱三层的她们不仅没有见到任何令人作呕的场面,甚至还惊讶地发现,这个本该关押囚犯的层间竟然冷清得空无一人




      行刑室离她们越来越近,shaw却不禁感到有些不安,这条长廊里没有root的气息,而那个女人绝对不是会收敛自己信息素的人




      然而所有猜疑在shaw拉开木门的瞬间化为乌有,




     平日里飘逸的棕色卷发随着低垂的头颅毫无生气地散落在地上,纤细的银丝闪闪发亮地将那白皙的上身勒出了血痕,拴在头上的镣铐和身下的石椅几乎成了女人没有趴倒在地上的仅有支柱




     站在elsa前边的人儿瞬间闪现在女人身旁




      利剑般的信息素迅速刺穿了女人头上的镣铐,柔软的身子应声倒进shaw的怀里




      "root?"




       抚上女人脸颊的手甚至有些颤抖,shaw的胸口在撩开女人发丝的那一瞬间感到了刺痛,




      随着眼睫毛的颤动,shaw看见了失神的褐色眼眸,紧接着一个苍白无力的浅笑,




       "good,幻象终于学会了温柔的方式呢"




      "what the fuck——"




     "看看这里都溜进了什么有趣的人啊"  calvin的声音在elsa的背后冷幽幽地响起,扶上肩膀的双手让她无法动弹,"我的好妹妹,回来雷源怎么不先来找哥哥呢?"




     "砰——" 




     木门和柱子在shaw瞥见calvin的瞬间被炸裂,原本阴森的氛围突然变得极其压抑起来,elsa的脸上划出了几道血丝,而她的眼前,calvin蓝色的信息素正抵挡着透明气焰的抨击,elsa不可置信地看着对面那双凶狠的眼睛,




    【shaw似乎忘了自己而想将她和哥哥置身于死地】




     猛烈的气焰在shaw与elsa对视的瞬间停歇了,而shaw的眼眸里透出的全是冷意




     "现在你知道你哥哥是什么样的人了"




     elsa咬紧了双唇,惹人怜爱的大眼睛里渗着打转的泪水




     "get out of my way, or I will end you in one second" 




      凌厉的眼神射向了elsa身后的calvin,而男人的脸上依旧浮着笑意




      "这恐怕轮不到你说得算吧,要知道,这里可是雷狱,而且,就凭你?"




     "轰——" 




     脚下的石板在shaw还未来得及爆发信息素之前瞬间坍塌,紧接着随着一股炽着火焰的信息素的包围,两只强有力的手臂环上了她和root的腰,男人得意地对上了shaw惊呆了的双眼






     "Hi,shaw,"




     


     "叫爸爸"








TBC.




作者的唠叨:明天就放假咯~~~附上一首码字时听的high歌以表达Po主激动的心情http://music.163.com/#/m/song?id=417859241&userid=247158104

评论

热度(154)

  1. rooty_婷婷婷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