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ty_

【肖根】烟硝与玫瑰

Shoot柚木:

一篇小短文


取名无力啊真的


回去慢慢写图灵文(滚走


-


        Shaw很喜欢抱著怀里的人睡到自然醒,但那只仅限于Finch没有一大早就嚷嚷著有新号码的时候,很不巧的今天有了新号码。




       怀里的人不安份的动来动去,不停的往Shaw身上蹭,就像失去安全感的孩子般,Root把头稳稳的靠在Shaw的肩膀上,贪心的闻著那人身上的香气。




     「你下次可以把戒指拿下来吗?」Shaw觉得背隐隐作痛,因为昨天晚上Root除了咬她之外,还不小心用戒指划伤了她。




       Root轻轻的摸著Shaw裸露的背部,坏笑的说,「Sweetie,昨天分明是你太心急,才剛回家就……」




       「我的错,行了吗?」Shaw打断了Root的话,让她继续说下去那真的是没羞没臊。




       「Cute.」Root轻笑了几声。




       「Finch说有新号码,我该走了。」Shaw本应该离开Root的拥抱,下床洗漱,然后到地铁站跟Reese会合。但她没有,她只是摸著黑客的头,温柔的顺著那棕色的发丝,闭著眼睛懒洋洋的说著她十分钟前就该做的事。




       Root吻著Shaw的锁骨,在那留下了淡红色的痕迹,「Harry永远不挑个好时机。」




       「跟你学的吧。」Shaw低頭亲吻著Root的唇瓣,甜甜的,良久才不舍的放开了怀中的人,下床换了件衣服。




       「Sweetie,我想跟你一起去。」Root坐在床沿看著Shaw换衣服的样子,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能过上这样的生活,每天醒来能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在枕边,夫复何求?




        Shaw拿了一把枪插在腰后,从衣架上随手挑了件黑色大衣,听到Root想要跟著一起去的话后番了个白眼,「没门,你腹部的伤还没好。」




       Root起身从背后搂住了Shaw的腰,「你知道我不喜欢一个人待著,Sameen。」




       黑客只穿了一件薄衬衫,柔软的触感从特工的背后传来,Shaw不确定再这样下去她能忍住把Root扑倒在床上的冲动。




      「……你只能跟Finch待在地铁站。」面对Root合理的理由,Shaw只能妥协。




      「成交,对了,Sweetie,你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吗?」Root将脸埋在Shaw的颈窝,不愿离开。




       黑客的手正在慢慢解开特工衬衫的扣子,Shaw不耐烦的抓住了Root的手,转身将她横抱起丢到床上。




       「shut up.」




        Shaw还是没忍住冲动,她们来了个MorningSex。


 


/


 


       「Goodmoring. Ms.Shaw and Ms.Groves.」Finch坐在电脑前喝著煎绿茶,向一起走进来的两人打了声招呼。




        「Moring, Harry.」Root笑著坐到了Finch旁边的位置。




        Shaw则到一旁跟Bear玩,「所以今天谁是我们的幸运儿?」




        Finch起身到白板上贴了一张照片,「如果你是指号码跳了出来,我不认为这可以算是幸运,Ms.Shaw」




       「Whatever.」Shaw揉著Bear的头翻了个白眼,Finch就不能改一下那一板一眼的个性吗?




       简单说明了这次号码的背景资料后,Finch给了Shaw一个掩护身分和一个地址,Reese会在那里跟她碰面。




       Finch看到Shaw装了一大堆武器进了包包,便有点担忧的说,「Ms.Shaw,如果可以,我建议伤亡尽量减到最少。」




        「我们不是说好按照我的方式来吗?而且这是以防万一,还有,Harold,别让Root离开这,否则我唯你是问。」离开前不忘叮咛Finch别让自家老婆乱跑。




         Finch确认Shaw离开后,无奈的看向Root。




        「Well,她没有恶意的,Sameen只是控制欲比较强。」Root冲著Finch笑了笑。




        「我理解,Ms.Groves。」尽管理解,Finch还是觉得背脊发凉。


 


/


 


       今天的任务比想像中轻松,Shaw跟Reese很快就解决了剩下的混混,并肩走在纽约的街道上。




      「Reese,情人节普通人都送些什么东西?」Shaw手插在口袋里,随口问了Reese这个不像是她会问的问题。




      「鲜花、巧克力之类的,你也知道今天是情人节?要买花送你家那位黑客吗?」Reese笑得眼睛眯成了线。




       Shaw翻了个白眼,「只是问问,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




     「Sure.」Reese识趣得先回地铁站了。




      Shaw走到一间花店门口前,盯著玫瑰花看了一会儿。




      「漂亮的小姐,要买花吗?」看店的是一个老婆婆,笑容十分和蔼可亲。




      「就是看看,选好再叫你好吗?」Shaw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




      「当然。」




       老婆婆慢慢的走进店里,里头还坐著一位老先生,想必他俩是夫妻了,Shaw看著他们手上的戒指,再看了看自己的,想著自己跟Root会不会有朝一日也像他们那样,一起白头。




       最后Shaw买了一束玫瑰花。


 


/


 


      「Harold跟John呢?」Shaw拿著玫瑰花回到了地铁站,却发现只有Root一个人的身影。




        Root没有转头,只是盯著电脑萤幕回答,「欢迎回来,Sweetie,他们带Bear去散步了。」




       Shaw从背后亲了一下黑客的脸颊,然后把玫瑰花丢在电脑桌上。




       Root起身抱住了Shaw,「送我的吗?You are so sweet, Sameen.」




       Shaw没有说话,只是回抱了Root,并加重了拥抱的力气。




     「你怎么了?」Root感觉到了Shaw有些不对劲。




        Shaw想了很多,Root心臟不好,还常常花样作死,她真的不知道哪天会突然失去这个小疯子,但也许这就是Root令人著迷的地方,这个小疯子会为了自己的信仰拚命,谁也阻止不了,這是Shaw所讚賞的,所以尽管Root是神经病,Shaw也爱她。




       「没什么,Root,情人节快乐。」Shaw给了Root一个吻。




       Root笑了一下,她闻到了Shaw身上的烟硝味,说起来也奇怪,烟硝味竟然会如此让人安心,「Sameen,也祝你情人节快乐,」



评论

热度(140)

  1. 琼-飞了Shoot柚木 转载了此文字
  2. 柯基折耳根Shoot柚木 转载了此文字